欢迎来到中国大学生创业网

中国大学生创业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创新教育 > 创新训练 > 作品分享 > 学生作品 >

致史铁生先生的一封信——读《史铁生精选集》有感

信息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30日16时09分    访问人数:加载中

挚友铁生:

 

近来可好?如果方便回信的话,请记得告诉我:天堂里是否真的有慈爱的上帝和善良的天使。

 

请允许我冒昧的给你写这封信。虽然我们素昧平生,虽然我们阴阳相隔,但是我依然把你当做是生命中不可多得的挚友。从你的文字中,我曾那么切近的了解了你的灵魂。在你的文字里,你曾那么睿智的宽慰了我的悲伤。如此,便足以引为平生知己。因为这世上最真挚的友谊莫过于以心相交。

 

铁生,往日一直是你用笔来讲话给我听。而今时今日,我想用这支拙笔来向你描述一些我经历过的点点滴滴和在漫长的岁月里你带给我的种种感动。

 

一   我与地坛

 

“十五年前的一个下午,我摇着轮椅进入园中,它为一个失魂落魄的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在《我与地坛》的标题下,你写下这样一句话。那时的你活到最狂妄的年龄上忽地残废了双腿,一心以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一个。于是你说你总是摇了轮椅到地坛去,仅为着那儿是可以逃避一个世界的另一个世界。

 

读到此处,百感交集。原来,在众人眼中堪为坚强楷模的你,在命运面前也有过如此丢盔弃甲落荒而逃的败绩呢。但是,我却并不忍心苛责你。因为在命运的无常与残酷面前,没有人会毫不动容。即使表面波澜不惊,内心也早已波涛汹涌。在我看来,是无力使我们选择了软弱,是软弱使我们选择了逃避。而这在走投无路时的逃避呢,也许正可以帮助我们到柳暗花明处去发现新的生机。

 

你逃进了那座废弃的古园里,你说:“在人口密聚的城市里,有这样一个宁静的去处,像是上帝的苦心安排。”相比直面苦难时佯装坚强的痛不欲生和裸露伤口时不管不顾的歇斯底里,能有这样一个宁静的去处,的确难能可贵。因为只有在这古园中,你才能暂时放下心中的千般悲痛,陷入一场平静的沉思。

 

其实我并不认为这种逃避是可耻的行为,当我们明知无力去对抗眼前的一切时,何必非要正面迎击拼到头破血流奄奄一息?要知道,真正看清并承认自己的软弱,也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你逃开了已无力更改的悲惨事实,但选择面对内心那个最真实的自己。

   

你说:“在满园弥漫的沉静光芒中,一个人更容易看见时间,并看见自己的身影。”午后静谧的阳光从你默然的鬓角轻擦而过,留下一痕淡淡的金色。这阳光如同昔日的时光,近在眼前却触手难及。但是,在阳光路过的地方,一定会有影子的痕迹。当你偶一低头时,便与那影子里的自己不期而遇。在这时光的投影中,你找到了现在的自己,与他握手言和;在那阳光的更深处,你找到了未来的自己,与他击掌为誓。我仿佛听见你对命运大声呼喊:“你赐予我残疾,我收下。但我依然选择去笑看这人生!”

 

那时的我,与书中的你一样正陷于人生的低谷。记得当时我在日记中写到:“最可怕的不是黑夜,而是再也看不到光。”在我万念俱灰,以为明天的太阳再也不会升起的时候,一个偶然,让我得以结识了你。没有惊天动地,没有惊世骇俗,甚至没有淋漓的情感与华美的语言。你好似依旧安坐在轮椅里、坐在我面前,语气温和的缓缓道来。你用你长者的宽厚与睿智和朋友的亲切与体贴,来讲一个属于你自己的故事给我听,并希望用这故事擦干我腮边的泪水。听着听着,不禁泪如雨下,听着听着,又不禁微笑连连。那泪水,是与你一起告别黑暗,那微笑,是与你一起寻找光明。我终于明白,最可怕的事情并不是再也看不到光,而是你放弃寻找希望,因为光明一直就守护在心灵的近旁。

 

自古以来,哲人一直叮咛我们:“认识你自己!”卡莱尔对此有着另一番新颖而独特的看法,他主张认识自己就是“认识你要做和能做的工作”。没有了双腿,你无法行走,但你仍然可以写作。你的灵魂沿着书页飞行,穿越了浩瀚的大海和万里的晴空。

 

而在这之后,有千千万万如我一般的读者,借由你的文字进入了地坛,并在那里得以抚慰,得以平静,得以思考,得以顿悟,得以重新“站起来”,获得与命运抗争的新生与勇气。谢谢你铁生,你之于我犹如地坛之于你,都已是融入骨血里不灭的情感与记忆。

 

二  秋天的怀念

 

“又是秋天,妹妹推我去北海看了菊花。黄色的花淡雅,白色的花高洁,紫红色的花热烈而深沉,泼泼洒洒,秋风中正开的烂漫。”

 

在小学的课本上,就曾经读到过这篇《秋天的怀念》。那时的我太小,还不能完全懂得其中的滋味,只隐约记得写的是一个关于儿子与母亲的悲剧。时隔多年,再一次翻开这篇旧识的文章,却不禁心头一暖,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开始从心底汩汩的流淌开来。

 

在文章中,我尤爱你写菊花的这段话。那个时候,你已经再也无法听到母亲在你的耳边说:“听说北海的花儿都开了,我推着你去走走。”无论是眼边红红的小心的母亲,脸色憔悴的央求的母亲还是那个得到你肯定的回答后喜出望外到坐立不安的母亲,你都已经看不到了。但是你通篇都没有写眼泪,没有写伤悲,你只是用那支真诚而深切的笔写下了事情的经过和北海公园那一片泼泼洒洒,烂漫无限的菊花。

 

我至今都无法想象你是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去赴那场在母亲生前订立的约定。死亡的魔爪将血脉相连的至亲从你的生命里生生撕裂出去,留下一个巨大的永远无法弥合的创口。那种锥心彻骨的疼痛,我实在不愿想象。

 

但是我想,你一定没有哭。因为泪光中的菊花绝不会有这样明媚的美。你瞧那淡雅的黄菊,颇有昔日五柳先生的清和冲淡之致;再看那高洁的白菊,深具冬日寒梅凌霜独绽的傲岸君子之姿;不过,最美还是那泼泼洒洒的热烈的紫红色,在袅袅的秋风中,将天地都染得深沉。

 

“我懂得母亲没有说完的话。妹妹也懂。我们俩在一块儿,要好好活儿……”你在文章的最后如是说。如此朴素的道理,没有切身体会过的人永远无力剖白,而真正亲身经历过的人永远也不必剖白。

 

也许只有站在死的阴影里,才能真正看到生。也许只有在母亲去世后,你才能真正欣赏到那菊花的美。你一定是带着笑容到北海去看花的,因为你舍不得不开心;我也是带着笑容来继续人生的征途的,因为我也舍不得不幸福。

 

三  扶轮问路

 

“我用纸笔在报刊上碰撞开的一条路,并不就是母亲盼望我找到的那条路……母亲盼望我找到的那条路到底是什么呢?有个答案突然跳来眼前:扶轮问路。是呀,这五十七年我都干了些什么?——扶轮问路,扶轮问路啊!”

 

在整本书的末尾上,也是在你人生的末尾上,你留下一句近乎于诗样的喟叹。这喟叹透过书页,从时光深处传来,如同一阵远道而来的长风,在耳边经久不息的吟唱。我仿佛已置身于书中的世界,正与你并肩坐在一座山上,看那浩瀚并喧嚣着的城市,也看山下的路。天地之间好像突然安静下来,安静到足以听见时光的足音。是啊,这五十七年来,你都干了些什么呢?

 

你在最好的年纪上残废了双腿,在写作即将成功之时失去了母亲,在爱情降临幸福初绽之刻又得重病缠身。但是,只要你还未被完全打倒,你就一定会坚持爬起来,摇着轮椅走南闯北,继续那未完成的路。

 

“转年立哲又带我走了差不多半个美国,那时双肾已然怠工,我一路挣扎着看:大沙漠、大峡谷、大瀑布、大赌城……”直到临死前,你的车轮都没有停,即使到不了天涯海角,你也要奋力用尽自己的余生,去一睹那远方的美景。

 

有些人看到这里,也许会不屑的付之一笑。他们定是在笑你,临死之前急急忙忙去做的事情居然只是在美国观光。这对于有钱有闲的人来说,不过是一次不值一提的消遣罢了。但是在我看来,真正可笑的正是这些高傲的嘲笑者。他们花费大把的时间和金钱,所得不过是一次庸常的观光。而在有生之年用尽全力在山水间领略跋涉的你,眼中该会有一个多么雄伟壮丽的世界啊!这世界美到让你怎么看也看不尽,美到让你不惜挣扎着也要奋然向前。那车辙走过的地方,已成一幅画卷。画里你的身影,胜却万水千山。

 

我开始明白,一个人只要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无论贫穷、疾病、厄运还是死亡,都不足以成为他止步不前的理由;一个人只要坚持不断地走下去,就会邂逅生命里的无限可能。而这无限的可能,正是命运最残酷也最动人的全部原因。

 

往事虽然已随风而逝,但是未来的路却因之而更加坚定与广阔。海子的诗里说:“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其实远方并非一无所有,而是由于我们对它一无所知。远方是一个永远无法到达的地方,因为当你每踏上一片新的土地时,远方之名便已不再属于这里。即便如此,我们依旧向往远方。你扶轮问路,在荆棘之途上伴歌而行;我从容出发,在崎岖山路上毫无惧色。在这条用生命来丈量的路上,一切的兴衰荣辱冷暖悲欢,皆是入画的一景,而最后题款的印刻,应是不负此生。

铁生,这封信写到这里我已经分不清是在写你还是在写自己了。无论是《我与地坛》里的勇气还是《秋天的怀念》里的温情,抑或是《扶轮问路》里无尽的诘问和反思,都已经成为我们共同的人生密码。你在人世间的路终了,而我下一阶段的旅途才刚刚启程。望你看到我的成长而感到欣慰,愿我展望遥遥前路而心怀希望。

 

祝:在天堂里得以继续你未完成的路,并一路幸福。

                                    李东辉

                                    土木1105班

                                   

                     

编辑:倪靖
版权所有@中国大学生创业网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麓山南路605 邮编:410000 湘ICP备05005659 湘教QS3-200505-000204